<sup id="elsdx"><track id="elsdx"><delect id="elsdx"></delect></track></sup>
<noscript id="elsdx"><acronym id="elsdx"><pre id="elsdx"></pre></acronym></noscript>

  • <small id="elsdx"></small>
  • <code id="elsdx"></code>
    <code id="elsdx"></code>

    羅杰杜彼圓桌騎士系列DBEX1058腕表

    我們的DNA就是顛覆成規 專訪羅杰杜彼全球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

    2023年12月28日 06:00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原創
        [腕表之家 人物采訪]顛覆成規,是羅杰杜彼Roger Dubuis的核心制理念。熟悉羅杰杜彼的表友們也都了解,從品牌創立之初的傳統經典,到現如今設計風格往新銳酷炫上轉變,也融入了更多的創新材質,創新技術,一切都是為了突破界限并顛覆傳統,也在外觀美學以及重要的適戴性方面,不斷地打破傳統規則的束縛。

    第十代圓桌騎士腕表

        我也一直認為,圓桌騎士就是羅杰杜彼最具辨識度與代表性的作品,包括很多表友一提起羅杰杜彼第一反應就會是它,而不是羅杰杜彼本人打造的一系列傳統制表作品,或者走酷炫風格跟蘭博基尼合作的大牛小牛,甚至不是那款驚艷腕表領域的四游絲擺輪,就因圓桌騎士是蘊含了羅杰杜彼精美絕倫的藝術之美、非凡的珍稀工藝、以及桀驁不羈的創意。

    羅杰杜彼全球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

        2023年12月5日,羅杰杜彼于北京正式發布第十代圓桌騎士系列腕表。在發布會當天,腕表之家有機會與羅杰杜彼現任全球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一同聊了聊新作,也針對腕表材質跟設計,以及功能性做了一次深入探討。那下面就先請他為我們對圓桌騎士最新作品做個簡單介紹。

    Gregory Bruttin:如果讓我來形容介紹這款最新的第十代圓桌騎士腕表,我想關鍵詞會是驚喜。因為這一代的圓桌騎士,其實是延續了上兩代的設計語言,盤面主體工藝都由意大利傳統玻璃藝術工藝,穆拉諾玻璃完成,以呈現出擁有極致藝術美感的碎裂冰體,包括十二微雕騎士們動作,也改為頭戴頭盔、身著盔甲、手拿各式武器的戰斗姿態。

    從左至右:第七代、第十代、第九代

    但我們并不想這一代圓桌騎士,跟前兩代圓桌騎士一模一樣,這樣沒有辦法給大家帶來驚喜感。所以我們在延續的同時,也會用到更大的色彩反差,也會有更不一樣的材質加入,像冰藍穆拉諾玻璃與白色利摩日素瓷做搭配,殼體也采用大馬士革鈦金屬打造,我們最希望通過這代圓桌騎士詮釋的,是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驚喜感。

    而對于羅杰杜彼來說,我們的DNA就是不斷的創造,然后不斷地打破現有規則的束縛,既顛覆成規,而每款巔峰杰作的誕生,也都是羅杰杜彼傳承與超越的最佳表現,在這款第十代圓桌騎士當中,我們也充分地去詮釋了這樣的制表理念。

    從左至右:第二代、第一代、第三代

        圓桌騎士于2013年正式推出,從第一代到這款最新第十代,該系列作品也整整跨越了十年,而當我們列數過往作品,從第一到第三代圓桌騎士,也作為圓桌騎士的第一篇章,其美學設計皆以傳統工藝為基調,像微雕騎士就是羅杰杜彼最具獨創性的工藝美學展示,尤其是初代作品還應用了傳統琺瑯工藝,還原了掛在溫徹斯特大會堂城堡上的亞瑟王圓桌。

    羅杰杜彼RogerDubuis第四代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細節

    羅杰杜彼RogerDubuis第五代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細節

        而從第二篇章開始,第四代至第六代作品,則通過低多邊形藝術(low poly art),讓微雕騎士不再只是傳統的金雕,羅杰杜彼反而將金雕融合了創新,開始加入了更多嘗試。再到第三篇章,也就是從第七代作品開始算起,傳統與創新酷炫做融合成為了設計基調,就像現如今其他王者系列腕表一樣。我們也向Gregory Bruttin提問道,羅杰杜彼是如何在作品中平衡傳統與創新?在這一過程中,又遇到了哪些挑戰?他本人則直接回答,平衡本身就是最大的挑戰。

    Gregory Bruttin:要找到平衡點本身對我們而言非常困難的,因為在圓桌騎士腕表當中,我們不能夠去犧牲的就是它的微雕騎士。那微雕本身就是一種非常傳統的技術,這種傳統工藝我們也一定會在圓桌騎士的產品上保留下去。

    品牌創始人羅杰杜彼先生就有一個制表理念,就是他要用最古老的技藝,做最現代的詮釋,因此我們在創作每一款腕表作品時,都遵循這一理念,尤其是創作圓桌騎士,我們在保留微雕的同時,也會不斷在其他地方,尋找新的突破點。

    就像我們剛才說到的第十代圓桌騎士,本身同該系列其他作品都是不一樣的,它就完全是以一個不同的形象,展現在大家的面前。對于我們而言,傳統既是微雕,在鐘表上應用金雕工藝擁有源遠流長的歷史,而我們做第十代表盤所使用到的設計,同樣都是由非常古老的藝術工藝完成,穆拉諾玻璃起源自13世紀,利摩日素瓷源于18世紀,無論哪一項都擁有幾百年歷史。

    然而工藝本身展現出的是一種非常傳統的審美視覺效果,但通過我們的設計,在色彩上,在材質上,不斷尋求它們的突破點,最終效果就是冰藍色穆拉諾玻璃當做碎裂冰體,利摩日素瓷則指代冰川上層的皚皚白雪用作頂層,既新銳酷炫,也讓圓桌騎士變得越來越有年輕感。從傳統上尋找創新的突破點,將傳統做現代感的詮釋,這便是我們的平衡之道。

        本次新作第十代圓桌騎士的表殼處理也很有意思,它使用回了第六代圓桌騎士以大馬士革鍛造工藝打造的鈦金屬。其實近年來可以看到創新材質,在腕表領域越發的主流化,隨著材質技術飛速發展,陶瓷、碳纖維、鈦金屬、石英纖維等這類材質應用新作頻出,并且不少腕表品牌也在致力于創造更多可能。

    王者競速系列Revuelto飛返計時碼表—C-SMC片狀塑模碳纖維打造表殼

        羅杰杜彼也確實是個材質領域全才,創新且具顛覆性的材質選用,同樣是羅杰杜彼的標志,而除開大馬士革鈦,像陶瓷,蘭博基尼同款C-SMC碳纖維,以及CCMTM鈷鉻鉬合金,MCF礦物復合纖維都給我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Gregory Bruttin也向我們講述了應用創新材質制作表殼所獲得的好處。

    王者系列單飛行陀飛輪腕表—CCMTM鈷鉻鉬合金打造表殼

    Gregory Bruttin:在我看來創新材質給腕表帶來的最大好處,是賦予腕表與眾不同的美感,以我們特有的創新材質白色MCF礦物復合纖維來舉例,白色從色彩上看,它就允許你在設計時做非常多的創造,而從審美上看,MCF礦物復合纖維表殼的白色又極具特點,此前也被稱作是腕表領域最白的白色殼體。

    王者競速系列雙飛行陀飛輪COUNTACH腕表—MCF礦物復合纖維打造表殼

    羅杰杜彼將材質的美感,永遠都排在第一位。同時MCF礦物復合纖維又是我們自主研發,以二氧化硅,也就是石英為主要原料制作,所以比起陶瓷、碳纖維表殼都要輕,它又非常便于佩戴,這個是它作為創新材質所帶來的一些附加優勢。

    再比如這一代圓桌騎士我們所采用的大馬士革鈦金屬,該材質本身的制作工藝方式,在腕表領域是非常新奇的,成品而且是很美觀又極具高辨識度。我們通過大馬士革鍛造法,將2級和5級鈦板做堆疊鍛打,后浸酸處理,使表殼形成迷人波浪紋樣。

    大馬士革鍛造,作為歷史悠久的武器鍛造工藝,在我們的圓桌騎士故事中,它跟騎士們善于在戰場上沖鋒陷陣的形象又是能夠吻合的,所以它能為我們的顧客、消費者,帶來獨一無二美感,同時又賦予腕表一些新穎的元素。這也正是我們在使用創新材質的過程中,重要的動力來源。

    王者系列星際鏤空藝術家合作腕表—劉韡

        現如今,腕表玩跨界聯名也是常規操作了,合作方向也早就不限于大家最熟悉的汽車,這類車表合作了。從動漫游戲IP到潮流藝術,再到服裝設計師,時裝品牌,腕表合作玩的花樣也是越來越多,僅以我個人角度而言,我很喜歡腕表做跨界合作,因為在我看來這能證明腕表本身是對于不同藝術效果,設計形式的包容性極強,而與各方合作在一定基礎上,也拓寬了腕表品牌在視覺效果上的新思路,讓腕表設計不再被傳統局限。 

    王者系列星際鏤空藝術家合作腕表—空山基

         像羅杰杜彼就一直在與不同行業進行深度合作,以汲取靈感來創作腕表。品牌同蘭博基尼賽事運動部,頂尖的輪胎專家Pirelli倍耐力一同探索時間與速度,也向當代藝術世界邁進一步,與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如涂鴉藝術家Gully、紋身藝術家Dr. Woo、中國當代藝術家劉韡、日本藝術家空山基攜手合作,共同探索當代藝術世界中,豐富多彩的藝術形式。那無論是跟空山基這樣的藝術家,還是跟蘭博基尼這樣的頂級性能跑車品牌,我們也帶著好奇向Gregory Bruttin先生提問,他本人如何看待腕表與不同領域之間的交流創作,或者說是“思維碰撞”。

    王者系列星際鏤空藝術家合作腕表—Dr. Woo

    Gregory Bruttin:對我而言,合作最重要的點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碰撞,我很樂意將腕表合作,比作是一對情侶的日常相處,這兩件事是一樣的道理,因為在交往相處的過程中,是需要雙方擁有共同的價值觀,你需要分享同樣的價值,你需要分享同樣的生活理念,你需要分享同樣的愿景,彼此才能夠相處得下去。

    與不同領域進行交流創作也是這樣子,如果只是單純為了生意而合作,為了合作而合作,那到最后產品呈現上一定是沒有美觀,或沒有價值性的,因為這只是為了賣產品而已。所以對我而言,每一次的合作最重要的就是,同我們合作伙伴能夠分享同樣的價值,我們能有同樣的理念,我們有同樣的愿景,我們愿意創造出具有共同價值的產品,這樣的合作才是真正意義上能夠帶來火花,帶來靈感,帶來成功的合作。

    Monovortex?錐形單渦輪陀飛輪雙追針計時碼表

        在今年,我們也很高興看到羅杰杜彼帶回了計時功能,從超級腕表概念系列Monovortex錐形單渦輪陀飛輪雙追針計時碼表,到王者競速系列飛返計時碼表,再到最新大牛Revuelto版本,三款作品都令人印象深刻。

    王者競速系列飛返計時碼表

        但我們也比較期待之后羅杰杜彼,是否會再次以創新的方式詮釋一些經典功能與設計,比如像是萬年歷或者逆跳功能,或者是用創新材質創作Sympathie那樣的經典殼型,Gregory Bruttin先生也直接表明確實是有這樣的想法。

    王者競速系列Revuelto飛返計時碼表

    Gregory Bruttin:從這兩年的作品中其實就可以看到,無論是單擺輪還是我們的計時表,基礎都是要把羅杰杜彼目前已經掌握的傳統制表工藝,也以非?,F代的方式去進行詮釋。在過往的產品中,我們已經在不斷的把這個概念,帶回到我們的設計上。

    Sympathie系列雙逆跳萬年歷計時腕表

    羅杰杜彼從品牌創始之初,我們就做過所有的復雜功能,像萬年歷、逆跳、三問等等我們全都做過,這是品牌一直以來所堅持的。曾經羅杰杜彼先生也一直在堅持,說我們一定要把這些傳統的高復雜功能,體現在自己品牌中。所以我們會做的事情是不斷的創新,在功能上設計上,用現代的方式去詮釋,而不是去做單純的復刻。我們會用符合現代審美的方式,重新去詮釋這些高復雜與經典設計,它們一定是在羅杰杜彼的DNA當中,也一定是我們未來會堅持下去的。

         腕表之家也了解到Gregory Bruttin先生平時熱衷旅行,也會將業余時間用于一系列戶外和海洋活動,如潛水跟徒步旅行,也包括滑雪,那恰好新作圓桌騎士也是冰雪主題,我們也向他問道生活中的愛好活動,是否也會帶給他更多的創作靈感?

    Gregory Bruttin:個人愛好當然一定會影響到很多,比如做事情的方式與哲學理念。但這代全新圓桌騎士,只是恰好呈現了冰雪主題,跟我的滑雪愛好是沒有關系的,相反我的個人愛好,對我在制表這件事上的影響非常小,以圓桌騎士腕表距離,因為亞瑟王與騎士們,本身是一個非常豐富又波瀾壯闊的故事,所以我在創作圓桌騎士系列腕表的過程中,也一直不斷地去研究整個傳說故事。

    而光是探究這個故事本身,就已經給了我足夠的想象空間,來做每一代產品的研發,所以相反我會更加跳脫出我的個人生活,跳出個人情感,我只會把更多的重點放在關注圓桌騎士本身的詮釋,以及我對故事的理解上。在我看來這段創作過程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一邊創作,一邊不斷在瀏覽亞瑟王的傳說故事,也讓我越看越入迷,這對我而言已經是一個非常長的史詩篇章了,也是一個源源不斷的靈感源泉。

         Gregory Bruttin先生的回答,也讓我想到之前曾看他在其他采訪中說過,為了在制表這件事上更專注,他在日常生活中從來不戴手表,這有助于他本人保持創造力,用這種方式為未來的新時計騰出靈感,也不斷突破界限。而作為一位深耕制表領域多年的制表師,我們也直接向他提問道,以他的角度來看腕表設計與機芯功能,兩者之間究竟應該是怎樣的關系?

    Gregory Bruttin:其實在制表業分兩大類制表師,一類是講技術,一類是講設計的,那這兩類人是不溝通的,因為講技術的是工程師,講設計的是設計師,一部分是藝術家,一部分是工程師,就像理性與感性,他們沒有辦法直接相互之間去做溝通,所以很大一部分的腕表也是沒有背透的,因為在部分制表師眼里機芯就是機芯,機芯是用來運行的,而不是用來看的。而在羅杰杜彼看來,設計與機芯就該是環環相扣的,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在設計的同時,來最大程度改變機芯的運行,以滿足設計師們所需要達到的美感要求。

    所以我們也是少有的,在產作品中都采用背透的腕表品牌。因此我們非常自豪地講,羅杰杜彼的腕表設計在先,然后我們會為了達到設計目的,來改變整個機芯運行的方式,這也證明我們同時又是非常好的工程師。而我的工作就是要確保羅杰杜彼制表團隊,工程師與設計師能夠完美地溝通和對話。

         Gregory Bruttin本人對復雜的鐘表工藝很著迷,他也尤其是喜愛陀飛輪這項傳統大復雜功能。但我在與很多鐘表愛好者交流后,發現不少人如今都認為陀飛輪的藝術欣賞價值,已經遠超過它所帶來的功能實用性,在談起這些消費者對于陀飛輪的不同觀點后,Gregory Bruttin也圍繞理解,給我們講述了他本人,以及羅杰杜彼對于這項品牌標志性大復雜功能的看法。

    RD512SQ單飛行陀飛輪機芯拆解圖

    Gregory Bruttin:首先陀飛輪對羅杰杜彼而言,無論從設計角度看,還是功能角度上的考量,它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復雜功能。功能性上看,它通過一個精巧的籠架將擒縱機構包圍起來,并做旋轉,從而抵消地心引力對鐘表機件造成的誤差,因此它也在機芯設計上,對比其他復雜功能,反倒是為我們留出了非常多的留白,也就是更多的設計空間。這種留白又能夠允許我們從設計的角度,可以看透整個機芯的布局,讓我們思考如何去做得更好,也有更多的想象空間。所以陀飛輪腕表對我而言,是最具有想象力的產品。

    羅杰杜彼魔音三問腕表 鈷鉻鉬合金款式

    RD107機芯,集飛行陀飛輪三問報時于一體

    也因為這種空間留存,再從與其他復雜功能做結合的角度上看,陀飛輪也是最完美的。市面上大部分陀飛輪功能機芯都是做疊加的,像我們也會做三問陀飛輪,那款魔音三問,就是因為陀飛輪本身占的空間很小,這就擁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也恰好說明陀飛輪本身,就具有很強的研發性屬性或者說是概念在內。

    羅杰杜彼王者系列四游絲擺輪腕表 由Gregory Bruttin打造于2013年推出
    歷經7年研發,并獲得2項專利,成為世界上首款搭載著四個游絲擺輪和五組差速器的腕表

    而對我們而言,陀飛輪最非凡的一點,就是它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去理解鐘表的意義。我們為什么要發明陀飛輪?最初就是為了抵抗地心引力,那陀飛輪的整個運作,基本上就完美的展現了一只手表,在運行過程當中,如何來抵消地心引力。有這樣的一個基礎,我們才能夠往外延伸,去推出雙陀飛輪腕表,才會再有四游絲擺輪這樣地設計理念,以及單、雙傾斜陀飛輪腕表。陀飛輪就等于是我們的一個理論基礎,通過了解陀飛輪的整個運行基礎,它如何來起到抵消地心引力的作用,這能夠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腕表運行模式。

    羅杰杜彼第八代圓桌騎士中置陀飛輪運轉效果

    現在能做陀飛輪的品牌不少,但是又有多少能真正理解陀飛輪是什么?陀飛輪如何運作?陀飛輪在運作過程當中如何通過不同的位置逆差,來彌補地心引力對于腕表精準度的影響?那去理解鐘表這種最深層的意義,這整個概念才是我們真正意義上所追求的。所以陀飛輪對于我們來說,它并不只是一個單純的復雜功能,我們通過它,去進一步的來推動我們整個的產品發展,這就是我們對于陀飛輪的看法,也是羅杰杜彼做陀飛輪腕表一個最根本的意義。

    王者系列霓虹Spin-Stone?腕表

        臨近采訪結束,我們也向Gregory Bruttin先生問了兩個關于圓桌騎士后續作品的問題,圓桌騎士是否會在之后應用上動偶技術,讓十二騎士們真正動起來,又或者是像王者系列霓虹腕表將發光效果融入到設計中。他表示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像夜光效果,羅杰杜彼在未來會有這個計劃,但也一定會找一些新的技術,而不是再沿用現有的霓虹技術。

        與Gregory Bruttin的交流,讓我們進一步了解第十代圓桌騎士,同時也提供給了我們全新的視角去看羅杰杜彼這些不斷顛覆成規的腕表作品。此前腕表之家也為第十代圓桌騎士,做了詳細的文章與視頻介紹,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搜索觀看。

    為本文評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1款產品

    97 9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最新評論

    萬仔腕表
    萬仔腕表

    都是西方武士,搞點中國武術與傳統...接地氣

    2024-01-30
    00 00
    鑫暖鑫
    鑫暖鑫

    恕我直言。。雖然買不起,但是這種碎裂的頭皮屑我真的看著不適。。。

    2023-12-28
    00 00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 更多
    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国产精品